スポンサーリンク

上記の広告は、3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Posted by だてBLOG運営事務局 at

2014年04月07日

現實中有太多的不能觸碰的感情線

成長給我們認識了很多人,有些人賜予了我們感同身受的情感,但是時間的流逝讓我們不敢去觸碰想要跨過的感情線。我們總是怕觸碰之後有太多的牽掛和不想說的分手。

人都是這樣,其實越成長交流更多的是心之間的交流。小時候我們或許會因為一個夥伴的一個玩笑就成為了朋友,但是年紀的增長我們往往會變成心之間的交流。香港如新正因為是心之間的交流讓我們總是不敢直視將來要說的分手。現實就是這樣,沒有一個人會陪你到天長地久。終有一天是你自己一個人走完人生剩下的日子。

或許我這樣的認為有點悲觀,但現實就是這樣。我們希望成長,但是成長的路上我們拋棄了太多的友情等等的感情。在這過程當中我們強大了自己,卻忘卻身邊最重要的人。現實的殘酷就是努力把自己變的更優秀,每一段優秀的蛻變讓我們失去了跟別人交流的機會。

開心了,你的事業淡忘了。努力了,你的感情空白了。這些年的成長讓我明白了,我沒有感情,我沒有動力。我有一份高薪水的工作,但我沒有感情的寄託。我再也無法接受這樣的日子,因為這樣的日子真的很痛苦。這讓我忘卻了工作的意義。其實讓自己有這種想法的原因很簡單,nuskin 如新就是自己始終無法在工作和個人生活劃清界限。現在的我明白了,工作時你要專業,既然你選擇了這樣的工作,那麼你應該摒棄生活中的個人習慣。而是努力的為你的團隊作出貢獻,先不談你為團隊付出了多少的汗水,但是你應當做一個投入其中的人。而生活呢,我們應當捨棄工作帶來的不平等。我們應當善待自己身邊的每一個人。我們應當捨棄工作所帶來的壓力。我們應當給予自己的生活足夠多的relax。

正是這樣的工作和生活之間的糾葛,康泰旅行團讓我們知道了現實中有太多的不能觸碰的感情線。
  


Posted by weetears at 16:56Comments(0)nuskin

2014年03月26日

一轉身,已是零落故交



每一次路過高筍塘轉盤的時候,我都會潛意識地朝那個賣百貨的小賣部張望。七年前,小賣部門口擺著一把籐椅,香港如新集團上面坐著一個胖胖的男人,圓圓的腦袋,圓圓的肚子,常乜斜著眼打量擁擠的大街。

偶爾,他也會站在大街上跟附近的攤販打紙牌。生意來了的時候,他把牌扣在紙板上,胖胖的身體爬上爬下,身手敏捷。他帶財運,小賣部只有他守著,生意才好。坐在籐椅上的他,笑容可掬,一團和氣。每每思量,他迅速長胖,居胖不下,應該給這個職業有關吧。

他是我的發小。從小身體健壯,骨骼粗大。有一年他家打牙祭,一大缽回鍋肉被我倆悉數收入肚內。那個時候,他一點也不胖。粗眉大眼的,很招女生喜歡。他高中畢業後,到綢廠做了幾年合同工。後來就擺夜市,不賺錢,就盤下了這個小賣部,終於安生下來。

我常常到他的店裡去耍。吹完金庸的武俠小說後,他就給我擺談這個城市各種亂七八糟的奇聞。有時候,逗得我開懷大笑。

我很享受那樣的日子。無聊的時候,我都會去他那裡。一陣天南海北的胡侃之後,人無比輕鬆地回來。

有一段時間,他堅持吃減肥藥,想要瘦下來。可是一點效果都沒有。他對我說,解手出來都是油水,可就是不掉膘。我很為他擔心,他胃口好,睡眠好,又不運動,肥胖者的三大忌他都占齊了。聽說有一次,他坐在籐椅上打瞌睡,摔倒在了街上。無意當中,他自己成了這個城市別人擺談的奇聞。

生死毫無徵兆。當朋友發資訊來說他死了的時候,我一點都不相信,因為前幾天他都好好地坐在籐椅上,穩如磐石。

但他確實死了。一覺下去,再沒醒來。

那個小賣部至今還開著。去年這個城市進行立面改造,小賣部出落得漂亮了。

但門口的籐椅卻沒有了。我每一次張望,心,無比寂寥。



春節的時候,天一直陰著。陽光被埋藏在厚厚的雲層背後。

突然接到電話,說初中同學聚會,規模較大,有十幾人參加。問我參加不。我愣怔了一會兒,回答說參加。初中同學很少見面,有許多人我都不記得了。常見面的,就是居留在這個城市的幾個同學。其他的,像候鳥一樣,在不同的城市之間遷移。

我一直擔心怕認不出同學而尷尬。畢竟,畢業分別快二十三年了。都說,歲月是把殺豬刀,刀刀催人老。音容笑貌,已非昨日。

及至見了面,我還是一一認出他們來了。塵封的記憶打開決口,那些年少往事洶湧而至。

有人問,偶像怎麼沒來啊?組織者說,喊她了,她有事晚些來。見我一臉驚異之色,便說,她回涪陵了,不去福建了。

偶像是我們班男生傾慕的一位女生。嬌小的臉,嬌小的腰身,一條黑油油的大辮子掛在腦後。走起路來,輕盈曼妙,康泰旅行團像跳著舞蹈一樣。我常常記得,她穿一件深藍的上衣,腦後的辮子很好看地擺動。後來,當我讀到“待我長髮及腰,少年娶我可好”這樣的句子時,腦海中就浮現出她的畫面,嬌小的腰際,長髮很好看的搖晃。

讀書三年,我們很少說話。讀到初中快畢業的時候,她突然沒來了。座位空了很久,我的眼前便沒有了辮子好看地擺動的情景。慢慢地,有了關於她的謠言。說她跟附近的一個工人私奔了。去了遙遠的地方,再也不會回來。

聽著這樣的謠言,我悵然若失。

再後來,我一直沒有再見過她。

吃到快離席的時候,偶像終於到了。她進來時,我沒有認出她,我以為是服務員大姐,我沖她喊,來一份萵筍,要嫩點的。一桌人笑起來,說你敢跟女神這樣無禮啊,罰酒。

我認罰。

酒苦澀地灌進喉嚨,我看見偶像的臉上露出了笑意,眼角的魚尾紋深入髮際。曾經的一頭青絲,染成如今流行的板栗色。

相見不如懷念。

我情願她停留在我的記憶裡。

我的記憶裡,她深藍色的衣服,長髮及腰。



老屋被拆的時候,我正在城裡喝酒。房間裡酒令喧天,笑語歡顏。我清啟紅唇,白酒的醇香在齒間彌漫。電話那頭傳來聲音,你回不回來,要拍照留做紀念還來得及。白酒下肚,酒意上頭,霎那之間一陣昏眩,仿佛時間靜止,山河失色,我陷身在無邊無際的寂靜裡。

來不及了。一切都來不及了。我沉迷在城市的森林,已不大習慣行經回歸老屋的道路。那個有著低低屋簷的老屋,那個在天地之間倔強挺立的老屋,已經寂寞得太久。

春節燒香,順道看老屋。推掉了,斷垣殘壁,瓦礫裡長出野草,在寒風中蕭索搖曳。階沿還在,石頭上長出薄薄的青苔。當年,我就坐在這樣的青石上,看流螢飛舞,銀河漫天。多少個晴朗的夜晚,我獨坐在院落的階沿上,期待著月上東山。記不得多少個夜晚,那白霜一樣的清輝,在我童年的幻想裡穿行,低綺戶,轉朱閣,照無眠。

現在,東山已經夷為平地,一座座高樓拔地而起,城市的步伐正在逼近這座漸漸荒蕪的村莊。而我的老屋,就在這巨大的腳步聲裡支離破碎。

在老屋的地基上徘徊許久。沒膝深的野草裹挾著我。在牆角處,我無意踢出一隻搪瓷大盅,壓癟了,沾滿了泥土。

我還是認出它來了。就是這只搪瓷大盅,每一次我放晚學回來,母親都會在灶膛裡給我煲飯。每一次,我從灶膛裡取出來,搪瓷大盅都帶著灶火的余溫。

這只搪瓷大盅什麼時候廢棄的我不記得了。它已經掉了漆,斑斑鏽跡裡蜷縮著幽暗時光。那曾經有著蒼白月色的時光裡,我漸漸長大。

伴隨著我長大的老屋推掉了,自此以後,舊故裡,荒煙蔓草。



世事無常,唯常別離。

紅顏老去,別離當年對鏡貼花面如玉,戀情生變,別離耳鬢廝磨輕衣弄笑,生命逝去,別離滾滾紅塵與血肉情誼,nuskin 香港甚或,老屋圮傾也是一種別離,別離的是炊煙嫋嫋與聲息可聞。

時光不可逆轉,別離的笙歌處處伏筆。

此刻,眼前新人歡笑,一轉身,已是零落故交。  


Posted by weetears at 16:57Comments(0)nuskin

2014年03月17日

渲染這一季的溫婉柔情

繁華的喧囂漸漸遠去,我拾集起那曾經美好的記憶,滴滴濃情……

倚欄賞景,春情如畫綿延的過往,追隨著綠的影子漫遊,聆聽風兒彈奏青曲,曲曲音符柔美歡快跳躍,滑過碧清的山泉,水簾的青洞,跳動在碧綠鄉野,翠綠的森林,這阡阡陌上的籬笆碎影,這景色秀美怡人的田園詩境,讓你我深深地沉醉在這詩情婉約的意境中默念吟誦,漫步在阡阡陌上的田壟,那醉眼的秧青色隨風飄散,一點嫣紅的朵兒含羞輕輕綻開,簇擁著、擠著、鬧著,誰也不讓著誰,不一會綻放一片,吵醒了沉睡的草兒,nu skin 如新瘋染了青青的草地,你我沉溺在這藍天白雲,秀水靈山,春花飛舞的一季,踏進青青的陌上吟詩作賦,盡情的放縱自我。

踱步在青的籬下遐想,水花濺舞,風搖竹翠,柳蔭如煙,那蜜蜂豔蝶逐花起舞,水花漫過石橋,窈窕的少女舞起,瓣瓣青葉搖落一地,拂袖間曼妙誘人,淡雅迷情,詩苑婉約,輕弦婉曲,一絲靈動扣心弦,演繹著一場江南華麗豔景的詩篇,叩開了這春縷縷紛飛的思緒,觸動著柔柔陌上的心扉。

暮然回首,讀一曲往事如飄煙,渡一舟城南的舊事戀情,飄浮在煙波浩渺的深處,輕輕的淌過歲月的蹉跎,這柳暗花明春又深,朦朧的翠影花瓣散落一地,這花絮如彩墨揮毫,潑灑在思春的長廊裡作絹,朦朧間游離在花絮飛揚的柳巷,這碎碎影影醉步闌珊,縷縷淡香漸漸彌散,我在這唐風宋韻清詞,江南的煙波,青幽古巷,祠亭的碑文中尋覓,一書墨香古卷鋪長廊,品文嚼字,醉了騷客詩成山。

倚在思的門欄裡,幾隻畫眉鳥枝上偷情,抖落的花絮輕滑眉梢,一聲輕吟的淺唱,一曲童年的春歌穿過流年的滄桑,歲月如詩沉醉在船頭,阡阡的陌上柳葉垂掛,柳濃花豔,鶯鶯豔舞,輕摟著你纖細的腰肢,如新集團緩步在綠蔭濃情的小道,讓人賞心悅目……

蘸一筆山澗的彩墨盡情揮毫,小橋流水霧樓臺,將那江南美色繪成綿延的錦絹;

書一景青雲流水綠影婉約,青柳濃匝,潑墨成畫,詩成蔭,渲染這一季的溫婉柔情;

倚著春的門楣相思,秀一段文字的熏香,一箋心花水墨中綻放,讓似水的柔情漫過心房;

尋一抹歲月的纏綿,香港如新依戀在季節的轉角,花香漫溢,這春,南國的炊煙嫋嫋,青青籬笆風中舞,那阡阡的陌上叩人心扉,讓人鬧心。
  


Posted by weetears at 18:51Comments(0)nuskin

2014年03月04日

讓最後的二十年別留下殘缺的記憶!

生命的諾言,我的笑,偽裝不了坎坷的心靈!時間在指尖溜走,瞬間,我的容顏已滄桑,因為我走進了成人的殿堂!生命承載著多少等待?前方的彼岸,有著我的承諾,我的笑,足以!

迷離的黑夜喧囂著你的無情,裝飾著你的陰暗,等待的我,鑽石能量水濾心並不是對你陰霾的恐懼,因為我對自己的生命有個諾言,我會笑著去迎接黎明的到來,那只是為了更好的去挑戰下個天亮的淘汰,只是有我苦澀的笑!

曾經以為生命是那麼夯實,卻又發現它原本不屬於自己,等待著把並不是厚重又不燦爛的它變成空白,讓這段二十年的舞臺劇落下帷幕!可惜,可惜那只是一個遙遠而不可觸及的夢,既然如此,為何要讓諾言成為滿紙的荒唐?為何要讓等待的笑化為苦澀的淚?

把滿地的幸酸讓生命的諾言埋葬在二十歲年華的冬季,香港如新把滿天的無奈讓生命的微笑淹沒在青春年華的季節,期望的等待,卻又夾雜著彷徨而又孤寂的身影,只是為了生命曾經許下的諾言,留下空白的微笑!不是嗎?

即使有著無數的夢,可破碎的心任需陌生的笑去把它癒合,墮落的不可以是漸漸癒合的心,更沒有其他的來讓我揮霍,沒有墮落的資本,這便足夠了!與其讓我來把這前二十年變成空白,倒不如帶上許下的諾言,掛上久違的笑,去勾勒後二十年的燦爛!讓最後的二十年別留下殘缺的記憶!

生命到底承載著多少等待?nu skin 如新書寫著我的諾言,堅定著我的笑!
  


Posted by weetears at 15:45Comments(0)nuskin

2014年02月24日

再見,那就再也不見

有些感情我們是終究得不到的,你看了那麼多的故事,那麼多的悲傷,快樂。簡單的故事就像你簡單的心情。如新集團總是在飄忽不定,最後只剩下了複雜與沉重。

不小了,該長大了,我這輩子最感激的就是我的父母,其次就是我那為數不多的哥們。談什麼愛情?我根本不信。靜待緣分吧。

有些事,懂了,那就牢牢的記在心底吧。康泰領隊不要等到下次受傷了才又想起。何必作踐自己呢。

我不太喜歡說話,卻用文字記錄下我的心情。高興的時候我也會和你們開開玩笑,不高興了我不會,也不想找你們訴苦,每個人都活著不易,我為何還要去給他人添加包袱。

當然,有人找我傾訴我是高興的,因為那說明她心裡有我。

時光竟遷,當年天真的我已變得如此複雜。 時間就像慢性毒藥,停得越久便越疼痛難忍。

生活本就不易,我們為何還要如此沉重。那些說過的話,我就只當是玩笑了,香港如新集團說者無心,我又何必認真。

你若快樂,我便安好。

再見,那就再也不見
  


Posted by weetears at 11:02Comments(0)nuskin

2014年02月12日

三階に到着する

私の家は丘の上に建っているので、地上に当たる庭に面した階から数えると、全部で四階になる。玄関、通り側からすると地上階は半地下。物置および大工室。住居部分は三階建て。豪邸なのではなく、単に縦長のシティーハウス。

たとえば、プラスのネジ回しnuskin 如新
三階の工具箱か半地下の大工室の引き出しのいずれかにある。
これは確実。で、記憶を振り絞る。前回、確か半地下で使ったような使わなかったような使ったような気がする。移動距離の短い、一階から半地下に賭ける。大工室の引き出しを開ける。ない。半地下から三階まで行か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し、三階から一階のサロンに戻ってこなければならない。家全体のど真ん中の螺旋階段をへこへこと上ったり下りたり・・・。
1900年築の古い家だから天井が高い。つまり、一階の高さが新しい家より高い。

三階に到着する。三階のホールの書棚に、「あれっ、おぉーーー、この本、ここにあったぁーーー、うっしっしぃー」と手に取る。ちらちらページを捲る。「おぉーーー、再読再読っ!」如新集團。ルンルンして一階のサロンに下りてくる。「あっ、ネジ回し」となる。

カミサン「眼鏡眼鏡眼鏡」
私「三階の息子の部屋で見たよ」
カミサン たったったったったっ
下りてくる。
息子の部屋の枕カバーとかを持っている。
「あっ、眼鏡っ」

そうそう、段々ね、上ったのはいいけれど、なにを取りにきたのか覚えてない時が増えてきている康泰自由行。毎日、相当、尋常ではないくらいに「指先を刺激している」のに・・・。

忘れたことを、まだ、覚えているうちに、そろそろ、平屋かしらぁー?  


Posted by weetears at 16:34Comments(0)nus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