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リンク

上記の広告は、3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Posted by だてBLOG運営事務局 at

2015年05月29日

那些溫暖的遇見


一直相信,塵世中的遇見都是因緣而起,常言道,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而有些遇見,跨越了千里萬里,超越了民族,那些萍水相逢的溫暖,更是深入人心。懷一顆溫暖的心,去感受所有溫暖的剎那,去溫暖所有需要溫暖的心吧。

(一)相遇在滇池Pretty renew 代理人

8月7日午時。昆明。火車站。

出了站口,一眼就搜索出寫了我名字的接站牌,再看他,三十出頭,身著藍色西服,中等個,白皙而瘦消的臉,掛了一副近視鏡,他專注地,向不斷湧出的人流張望著,看見我上前向他打招呼,便露出友好的笑容。雖是初次謀面,卻似曾相識。

接過我的手拉旅行箱,他一路笑容可掬,帶我們向火車站對面的旅行社辦公大樓走去。乘電梯上了三樓,掃一眼,各辦公室工作人員都在忙碌,他的辦公室,幾台電腦運行中,看得出,他工作的繁忙,他邊給我們姐妹沏茶,邊介紹,這是昆明最大的旅行社,像他這樣的領導就有五十個。

正說著話,忽聽窗外噼裡啪啦一陣急響,他說:「你看,云南的天氣就是這樣,隨時下雨,隨即太陽。」心想,云南原是這般詩意。出於對他的信任,我們愉快地簽了旅行合同,接下來他叫了車,送我們去住宿,說如果我們不是太累的話,吃完中飯,他帶我們去滇池遊玩,明天正式由導遊帶,我們欣然答應。

午飯,他為我們安排了一家特色菜---酸菜豬腳,說,算是為我們姐妹接風洗塵吧!七拐八繞,終於來到目的地,寬敞的平房,木製屋頂,木製門窗,木質、低矮的桌凳,店主人是一位高大壯實的男子,屋內一切被他收拾得清潔明亮,閒適的環境讓你有賓至如歸的感覺。主人微笑著麻利地為我們準備飯菜,先上來豬腳鍋和米飯,各人又按自己的喜好點了些綠色食品,邊吃邊聊,因我們姐妹不善飲酒,方先生自斟自飲


相遇春城,春城的花容月貌,讓我的眼睛一刻也不曾閒著,心也時時溫暖如春,讓我第一感動的是隨處可見的各色花,隨時隨地伴隨你,看,明亮的玻璃窗外,一家頗大的院落,牆邊盛放著一大樹好似紫薇的花,挨挨擠擠,流光溢彩,從牆上潑下來,纍纍花朵嫵媚著,豔豔地向我們笑,真是春城無處不花開啊!第二感動的是昆明人待客亦如春,不冷不燥,適時適度,一如方先生和這位店主人,他們始終帶著那春天般的微笑。

鍋內,酸菜豬腳裊裊著熱氣,味道真正勝如家做的,旅途勞頓,來到遙遠的西南邊陲,有如此愜意的環境,可口可樂的飯菜,也是難得的遇見吧!一切是這樣的溫馨,忽然恍似夢中,我真的身處久已嚮往的春城嗎?真的即將要邂逅風花雪月的大理、柔軟的麗江、神奇的香格里拉、風情的西雙版納嗎?亦真亦幻中,我被從無限的思緒中喚醒,方先生招呼我多吃點,說豬腳美容,我向他莞爾,美不美容不管了,反正吸收不好的我是不怕胖的,好吃我就多吃點唄!

其間,他微笑而又認真地說:「我一直在想,怎樣的一個女子會寫出如此的美文?今日見到你,真是文如其人,和想像中的幾乎完全一樣,甚至比想像中的還要秀氣。」我笑,不語,隨即又慚愧起來,有些難為情,向他解釋:「那是你把我看得太好!」

因為旅行,我們相識,因為文字,我們成為朋友。開始,他到我空間讀文字,偶爾會留下真誠的評論,一來二去,互相有了少許的瞭解。今日,眼前的他,言行舉止,和藹可親,如我在避孕丸網絡對他的第一感覺一樣,真實,坦誠,是值得信賴的朋友,不同的是,比頭像上的他年輕得多。

飯後約兩點,我們一行三人打的,向滇池疾馳,不一會,五百里滇池,便奔來眼底。素有「高原明珠」之稱的滇池,風光秀麗,碧波萬頃,渺渺茫茫,風帆點點,湖光山色,令人陶醉。欣賞著,迷醉著,讚歎著,而他,不失時機地會介紹幾句。說笑間,繼續向湖畔的西山攀爬,彎彎曲曲的石階小路向山頂延伸。

站在西山上鳥瞰,春城美景盡收眼底,滇池全貌一覽無餘。我們仨邊走邊聊邊拍照,陡峭的山路上,他不時回頭關照我們姐妹,真是位體貼、善解人意的人。記得早前,他說等我到了昆明,他有很多問題要請教。

「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你。」他說。

「我們是好朋友,你隨便問吧!」我回答。

「你寫那些情感散文,老公知道嗎?他看到會怎樣?」他問。

哈哈,一個有趣的問題!真是位認真的男人,可見他讀得仔細,有些感動,憑著這份仔細和直率,我也不迴避,認真地回答他,此刻,儼然是答記者問答啊!他談到自己曾經也是一位「文藝青年」,大學時就喜歡填詩,只是現在工作太忙了。看得出,他對文字依然充滿喜歡,他說,他有時和愛人一起讀我的文字,這讓我愈加感動不已。

「希望這次云南之行能為你帶來更多的靈感,為美麗的云南揮毫潑墨。」他對我這枝瘦筆寄予了不小的希望。

我們談得很投機,如老朋友,靠近,且溫暖。

下山,沿滇池畔慢慢遊走,穿行於一片花園,花豔葉濃中,驚喜地發現一樹一樹的三角梅,似一片一片的紫云浮現眼前,神秘、耀眼。我和姐姐肩靠肩站立花前,方先生為我們留住了在春城快樂的一刻,一座橋邊,與他合影,友情,永遠定格在美麗的滇池畔。

晚飯時候,他說要請愛人陪我們,聽見電話裡對她說:「你過來一起吃吧!看看我崇拜的人是什麼樣。」這一說嚇我一跳!我有那麼好嗎?何況我是個不苟言笑、怕生的女子。她終究沒來,說她也有應酬。

夜晚,我與春城同夢,與滇池同眠。

次日清早,跟隨一女導遊小溫遊覽了景觀奇異的石林一絕,看望了彝族美麗善良的女子「阿詩瑪」。夜幕降臨時分,我和姐踏上了去大理的旅遊專列,百忙中的方先生不時電話問候。

(二)心痛中的感動

8月9日早晨七點。大理市。

來到云南,第一要看的就是云朵。天空的云很矮,云朵像一群一群的白鴿,憩息在屋頂上、飛起的簷角上,又似羊群放牧在遠處墨黛色的山巔上。

負責帶我們的是一位白族男導遊,三十有餘,皮膚黝黑,身材魁梧,相貌近乎有點凶,講一口生硬的不夠標準的普通話,他那捲舌音,發起來似乎很困難,這讓我開始感覺有點難受。他說《五朵金花》裡男主人公叫阿鵬,他的名裡有個「寶」字,就叫他「阿寶」,一路,他叫我們女遊客金花,我們就阿寶阿寶地喊他。

他走路如飛,最慢也是大步流星,舉著一綠色小旗,邊走邊回頭大聲喊:「跟緊了啊!掉隊別想再見阿寶!」,我們一個勁追。說他走路如飛,一點也不誇張,古城洋人街那裡和姐姐拍了幾張照,好不容易才找到他。

再比如,去洱海,買船票的團隊多,向著售票處的方向,他會一陣狂奔,敞開的衣襟迎風飄起,像一對翅膀,我從他手裡第一個拿了船票,早早向遊船奔去,剛剛他還在等人發票,可當你上了船,他已悠閒地坐在船頭甲板觀光椅上,真的懷疑他是飛過來的。

在蝴蝶泉,剛在一棵千年靈芝樹旁停下端詳,不久,等你再尋他,看他身影已消失在兩排翠綠的鳳尾竹盡頭。他總是第一個為我們購到票,跟隨他匆匆的腳步走遍了大理古城,崇聖寺,蝴蝶泉,洱海,聽他講白族「繞三靈」等浪漫愛情故事,入情入境,讓我對大理「風花雪月」的含義才有了更深的瞭解。

他對云南地理自然,人文,民族風情,講得甚是詳盡、精彩。慢慢,對這位不起眼的地方導遊好感起來,他,粗獷中透著細膩和憨厚,他的幽默和淳樸,一點一點,打消了初遇對時他粗魯的印象。

其實,人生的每一次遇見,都是生命中寶貴的財富。

下午,經阿寶的提醒,我們事先準備了高原能量食品,第二天清早,大巴一路急速向麗江方向駛去。車子在云貴高原上爬行,海拔逐漸升高,阿寶為我們講解怎樣預防或緩解高原反應。

窗外,一路無邊的草甸,極速向後移去,車子有時很顛簸,天空很低,除了云朵,還是云朵,公路兩邊,除了草甸,還是草甸,看著看著,疲憊中,迷迷糊糊睡去。

不知行駛了多少路程,忽然接到妹妹的電話,說父親病危,讓我們盡快能在第二天返回!這消息猶如晴天霹靂,旅途的興趣瞬間蕩然無存,心中開始忐忑不安,後心急如焚,行至避孕 藥 副作用這上不沾天,下不著地的高原,如何才能及時回家?

就是返回昆明,也不是一兩個小時能夠辦到的事啊!西南邊陲,離甘肅天水什麼距離!一時間,我和姐慌了手腳,就打斷阿寶的導遊詞,問快到麗江了沒,他說不多時就到。忽然想起方先生,便給他打了電話,他說還是到昆明坐飛機好,我們只能強壓心中的焦躁,忍耐,再忍耐,最起碼要等到能夠搭車的地方,時間一分一秒都是那麼漫長,原來,世間最煎熬人的滋味是等待。

忽然頭暈噁心,按往日幾次去高原旅行的情況,三千多米高度,自身體質應該是沒什麼影響的,許是心情的緣故吧!嚼了幾塊糖果,糕點,此刻,除了忍耐還是忍耐。似經歷了半個世紀之久,終於,大巴向下坡行駛,旅行車好像都要經過一個翡翠城,車子終於在這裡停下。

我和姐迫不及待,拿起早就收拾好的行李擠下車,直接去找阿寶,想諮詢這裡可有去昆明的火車或別的什麼車,可是,和阿寶說事的人太多,插不上話,無奈就只好再次強行打斷他們的對話,我向他說明了情況,他剛要對我說什麼,有人打斷了我們的談話。一車的人亂鬨哄還在等待他的安排,混亂中,他安慰我不要太著急,簡單說了怎樣坐車,我們謝過他,匆匆走出翡翠城,向兩個門衛人員詢問去昆明的方向,怎樣走才最節省時間,然後去馬路邊等車。

我們憂心忡忡地眺望著遠處車道,渴盼有車駛來,這時,阿寶從翡翠城大門出來,徑直走向我們,安慰說:「你們別太著急,安全第一,老人也希望你們安全回家。」在這人生地不熟的異地他鄉,一句溫暖的話語,不由而然,讓我淚水溢出了眼眶。

忽然覺得阿寶的聲音好親切,連同他那初時令我反感的捲舌音,都是那麼好聽。他從衣兜裡搜尋出小半片白紙,為我們畫了從翡翠城到大理客運北站,幾個關鍵站點的線路圖,交代了怎樣在客運站去昆明,並留下了他的電話號碼,說有什麼事給他打電話,接過他手中的紙,我和姐感動著,連連說著謝謝阿寶!

(三)風會記得一朵花的香

終於,我們搭上一輛從麗江到大理下關的小型面包車,車有些破舊,座位上坐滿了穿著樸素的人們,大抵都是當地人。

面包車在山路上盤旋,越過了一座又一座山,和旅遊車來時走的不是同道。我和姐屏息凝視,注視前方,看著路標,車內竟無一人講話,只有我們姐妹的聲音,我們不時詢問師傅,到大理下關還有多長時間,師傅不厭其煩地回應著。

可能他們都看出了我們的焦慮,身旁一位年老的納西族阿婆,從包裡拿出兩隻蘋果,微笑著向我們遞過來,姐笑著擺手,說了聲謝謝,這才引起我的注意,她著靛藍的大襟衣,黑色的多皺褶裙,青色長褲,典型的納西族服裝,只是沒戴紅軍帽,她微笑的臉上爬滿了溝溝壑壑,皺紋裡卻寫滿了熱忱和善良,她帶著一個小女孩,許是她的孫女。

納西族本就是個很重視人際關係的民族,重感情交往,患難與共,講求禮尚往來,尊老愛幼是納西族的美德。記得方先生說過,要感受民族風情,來云南那就選擇對了。云南民族風情非常濃厚,從她身上我又一次感受到了納西民族的美德,她的微笑和友善,如一股暖流,讓我這顆焦躁的心有了些許的安靜,有時,塵世裡的相遇,只一個微笑,那種親切,就能抵達心窩。

車子駛進大理地段,遠遠地,我又一次看到阿寶帶我們遊覽過的崇聖寺三塔,三塔鼎足矗立云端,遠觀它身後規模宏大的崇聖寺,一幢幢金碧輝煌的殿堂飛起簷角,以大雄寶殿為首的建築鱗次櫛比,錯落有致,它的背景是黛青色、綿亙不絕的橫斷山脈,低矮的天空匍匐在山頂,這種美,勝於從《天龍八部》裡所感受到的美。與云南的相遇,一切都是這麼美妙,相遇美麗,相遇溫暖,忽然覺得很不捨。

下午兩點,在客運北站,我們及時順利地坐上了發往昆明的大巴。大巴在高速公路馬不停蹄疾馳,我們的座位就在師傅身後,師傅是一位四十多歲的男人,微胖。

途中,妹妹一次次電話,詢問到了哪裡?方先生電話說,他已經為我們買好了晚上十點三十昆明至咸陽的機票,沿途他一直在問,還有多少時間到達昆明?我們不清楚就又是一次次問師傅,聽不懂師傅的本地話,好在他也是一位溫和溫和可親的人,我把手機給師傅,他倆直接對話,師傅說讓我們在離火車站最近的地方下車,方先生在火車站附近接我們。

不知什麼時候,外面下起雨來,大巴在雨中奔馳,雨像較勁似的越下越大,路上已水流成河,天空中翻滾著灰色的云團,這是近幾日遇到的最大的一場雨,夜幕也比晴日時早一步降臨,遠遠望見昆明市區已次第亮起的燈光。

暮色中,車子在一公路邊停靠,好心的師傅先跳下車,大雨中迅疾攔下一輛淺藍色出租車,隨後打開行李倉,躬著微胖的身子,取出我們的兩個拉桿箱,再碎步跑向出租,與出租司機將箱子架上後備倉。

看見他背上已被雨水打濕,感動的暗流又一次湧上心頭,剛要謝他,見他又替我們和出租司機講起價來,後敲定三十元載我倆到火車站,我和姐感激地目送他走去,姐讓我記下他的車牌號碼,大雨中,我剛看到「昆明西部客運」幾個字時,出租司機催我們上車。

風塵僕僕趕了一天,終於從麗江返回昆明,緊繃的心弦微微放鬆了些,卻又堵車,坐在出租車內心急火燎起來,路面雨水倒映著閃爍的燈光,前面浩浩蕩蕩的一隊車靜泊馬路不肯向前,方先生一次次打來電話,車隊一會像蝸牛樣向前爬幾步,感覺自己要崩潰了!大概過了近二十分鐘,車才跑起。

方先生急匆匆接過我手中的拉箱,我接過姐的箱子,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穿梭,奔向早已等候在那裡的開往機場的車。車子開得很快,不多時就到了昆明機場,又一路小跑向大廳奔去。

「這一別,只怕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他不無遺憾地說

他這句最讓我感動,友情,千言萬語只在心頭。

「以後,一定還會來的,我還要去香格里拉,去西雙版納,圓我未圓的夢。」

「不過,只要我能讀到你的文章就好,我是你忠實的粉絲,希望能看到你更多的佳作!」

「我們是好朋友!」我再次糾正道。

心裡想起那句話:是朋友,斗轉星移情不改,是知己,天涯海角記心懷。

方先生送我到換票處,匆匆與我們告別,又一批客人已等待他多時,望著他的背影消失在大廳外茫茫夜色中……

一路相遇,一路感動,云南,這個曾經遙遠而神秘的名字,如今感覺是這樣親近、溫暖,少數民族居多,給了它寬廣的胸懷,賦予了這裡的人們和藹友善的美德。

我們如風一樣掠過云南,這一程,似愛的接力,幾多心痛,幾多感動;幾多雨水,幾多淚水。短暫的幾天時光裡,那些萍水相逢,那些心痛中的感動,已在心中播下了溫暖的種子,經年後,在時間無垠的荒漠上,某個時刻不經意想起,在記憶裡會早已生根發芽,抽枝長葉。

人生,還有多少次這樣溫暖的遇見?那些溫暖會一直記得,就像風會記得一朵花的香。

  


Posted by weetears at 10:41Comments(0)

2015年05月27日

讓孤獨隨風飄逝


昨天,從前的日子,都走了,遠遠地,那些人那些事,那些過往都成了沉澱了去的記憶。然後每個人都一樣,不斷地去尋找著我們新的,自己想要過的生活,並為之付出,為之奮鬥。日子總不會是太平的,每個人都是,不斷地倒下去瞭然後又不斷地爬起來,迎著風雨。 每個人都很忙,誰都顧及不了誰。

如果你是孤獨的寂寞的傷心的無助的;如果你被嘲笑著落寞著冷落著絕望著;假如有一天生活它確實已經拋棄了你或者你感覺它已經正想要拋棄你。

——讓孤獨飛舞吧,一定是絕對不失美麗的美麗。

我們都有很多故事,自己在不斷編織著的故事,每天都在不停的轉載,不停的轉播,不斷的收藏……我喜歡把記憶藏在我的時間的櫥櫃裡,用我的方式去珍藏,那些曾經的酸甜苦澀,等哪一天有時間了,再拿出來慢慢的品味,也許一個人,也許一群人,在那個有康泰旅行社故事的地方,一群有故事的人,不知道那很久很久以後如果真是那樣,又將會是怎麼樣的一個風景。

每個人想要什麼樣的生活,我不知道,也沒人知道。其實自己總以為自己已經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了,但總有一天當你得到的時候才發現一切都適康泰旅行社得其反。生活,人性本就如此,永遠不會滿足。只是每個人都在獲得又不斷地失去,然後又去不斷地想要獲取,不管你承認不承認,忽然間,我們都經意或者不經意的都成了命運的奴隸,然後還要撕心裂肺的吶喊著:命運被自己緊緊的拽在手心裡。然後一直走,在時間這軸的點上,去尋找那個未知的所謂的永遠,暮然回首才發現,我們永遠只是一個不斷追趕時間的人。

人,總要慢慢成熟,然後將這個輕狂得浮華的世界看得清楚,看穿偽裝的真實,看清隱匿的虛假,總有很多原本相信的事以後慢慢的我們都不再相信了遺忘了不記得了。但是,這個世界我們的人生是美好的,歡樂總要多過苦難。有些事,只能一個人做,有些難關,只能一個人闖,有些路,只能一個人走。

那些我們的童年,我們的青春,我們的許許多多的第一次,兒時的玩伴,小學,中學,大學……那些像風一樣自由自在的日子,都留給了也只能留給記憶。永遠陪伴著dermes 投訴我們還戀戀不捨的是:母親、父親、親人、朋友和一個未知的世界。

生活總有些不平常的路和不平常的事情,你總在陌生的城市呼吸陌生的清新的空氣,那如此繁華卻空虛的,一座座空城。你的城市,你的人,你要的和屬於你的風景,慢慢的會有一天遠離了,消失了……也許還會偶然相遇,但你總是一個人。

有很多很多的人,來自不同的地方,尋著不一樣的夢,不經意間我們相知相遇。在人生的驛站裡,有一股綿延不斷的暖流,在我們走過路過的地方很久、很久……未來是模糊但卻有希望的,只要你努力了,只是這些人,這些曾經一起努力過,追逐過,一起追,追夢的人,路還很長,以後或會在一起繼續尋找,一塊奮鬥,一起承受。

又或許在某個時候你、我、我們,我們都會去陌生的城市,看陌生的人,走陌生的路。但是不管怎麼樣,得到的總是來之不易,這些人,那些事,曾經的曾經許許,不管你走到哪裡,有那麼一天你要是累了,走不動了,坐下來回首,想想往事,還記得當初的這些,一定會是人生一大樂事。

人生就這樣,那些你曾經擁有過的,請一定要珍惜,有一天等時間都老了,也許還可以坐著搖椅喝著茶看著報紙,然後把成年舊事都拿出來慢慢的啃靜靜的回味。

我們都一樣,來自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生活,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同的理想。沒有人會一直陪著你,但請不要忘了,那些在你生命裡來過和曾經來過的人……

年少輕狂的我們,讓孤獨飛舞吧,灑在這輕狂得浮華的世界,去追尋那我們想要去的永遠……

  


Posted by weetears at 11:20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