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4月16日

我可能還有五秒鐘!

(壹)
   那真不怪我!小兔進來吃草,桃樹下好多青草,它專心致誌地吃草,我壹心等我的人,兩不相幹的!從那只小兔驚慌失措地跑出去,村裏就開始有了流言蜚語,說這院子裏有異類,黃昏的時候再無人敢進。樂得我壹個人逍遙自在純中藥外敷療程
   桃花紅的時候,我總要出來看看,感受下這無邊的春光,距離我成仙還有壹段時間,我們也還有壹面之緣。
   修行累了,我總會看看妳在做什麽,用我的法力觀察妳是壹件有趣的事,雖然這會讓我成仙的時間變長,同學裏畢業的已經不少了,我還是喜歡觀察妳。
   十二世,我們方能見面,妳壹世壹世地輪回,我在修行的路上沈默前行。
   妳這十二世精彩紛呈!又都是起點回到終點,生到死,死到生,循環往復,壹刻不停。
   每壹世,我們都有壹面之緣,這是我壹門修心的功課。
   第壹次見妳的情景,還在眼前,心砰砰亂跳,眼睛瞟壹下,再瞟壹下。那節奏竟然和妳看的速度壹樣!不知道是妳的什麽打動了我,我有了想和妳私奔的想法脫髮問題
   白蛇是幸運的,遇到了許仙,而我,遇到了妳。
   於是,這十二世,我壹遍遍地重溫這個與妳相遇的章節,然後分離,又是應該漫長的等待。
  
   (二)
   妳喜歡的女人,每壹世不同,可是都有我的影子,每壹世妳情竇初開時,都是我第壹個走進妳的心田。算起來,我們連親密都不算,全部加起來也只是十二面而已。遠不如妳耳儒目染,日夜相伴的任何壹個女人!我會嫉妒妳為她們做的壹切,有時壹個眼神,就足以讓我崩潰脫髮問題
   妳和妳的每壹個女人,都可以情深似海。如果妳三心二意,也許我就斷了想妳的念頭。可妳總是在喜歡的時候,那樣壹往情深。說轉身,緩緩退後,慢慢離開。這樣溫柔地對待、每壹個妳真心喜歡的女人!
   這讓我羨慕,於是求了神,神沈思了片刻,告訴我,那給妳十二世的緣分吧。這讓我欣喜若狂,十二世啊!漫長而甜密,多好!
   神徐徐又說:壹世壹面。
   知道再說無用,領命而去。
   後來小狐告訴我,神順應了我的請求,也增加了我的功課,在妳我的十二面裏,修心的作業是我要完成的。
   不愧是神學院的教授!這樣的功課妳還好意思只是及格嗎?妳懂的。
   記得我們初相見,妳面紅齒白,滿腹經綸,我小家碧玉羞答答,我的情點壹下子就被妳戳到了。
   要知道那個時候,我只是神仙學院最低壹級的學生,壹起都沒有修煉到位,沒有收放自如的定力。春天的風已經吹了,桃花也已經開了,在妳面前的我,最初的模樣該是花癡吧?
   在我為妳心動的時候,妳也被我所吸引?
   在妳萌動的春心裏,我是第壹個倩麗的影子,在妳漫長的壹世裏,我左右了妳的情愛審美觀。
   喝過了孟婆湯,就什麽都忘了,在妳少年初長成時,遇到我,還是我。還剩下這最後壹世。(三)
   逃跑的小兔是沿著來時的路走的,遠處的我看過去,知道壹切已成定局。
   它是被我嚇到了。
   準確地說,我在妳面前十壹次的露面,都是準備過的,花癡,才女,小家碧玉,溫婉女子,妳是懵懂中接受命運的安排,我是按照流程在走,好像壹開始就錯了方向。
   我像個演員,越來越熟練,沒有NG,當然也沒有觀眾的喝彩,每壹次都是完美出演。
   時間長了,總會有些落寞,作為對手的妳,有什麽感覺呢?
   連對話都可以設計了。
   隨著我的修行不斷高深,在很多方面我越來越得心應手,總能在因裏看到果,總能在細節處埋下我想要結果的線索,都是我的希望。
   我們總是出奇的配合,彼此的角色需要,在壹次次的演出裏,款款深情迎面而來。
  
   (三)
   怎麽回事?見到她,我竟然有種熟悉的感覺,是那種熟悉到骨子裏的親密!
   見過她?在哪裏?什麽時間?
   壹點頭緒都沒有,昨晚做了個夢,和她同床共枕,巧笑倩兮,極盡纏綿,很真實,連手感都栩栩如生,紅唇迎向我,微閉的雙眼,酡紅的臉蛋,不能再想!
   今天天氣很好,早早的來到昨天遇到她的地方,期盼著她的出現。
   沒有風,四下裏無人。我先在這桃樹下休息片刻。
   天氣漸晚,微風起,四下裏還是無人,難道我只能在夢裏再見她?
   後悔昨天沒有問清楚她!總以為長長的日子大大的天,有的是機會,連找她都無頭緒。
   明天在周圍的地方問上壹問,也許會有點收獲。
   三天、四天、五天,壹無所獲!
  
   (四)
   其實我並沒有走,看著他徒勞地找尋,真想現身壹見啊!昨晚已入他夢,再過底線,就不是警告的事了。
   再過壹會,他會遇到那只小兔,他們彼此有壹段要了的宿情,這次我們的緣分就是這樣了。
   經歷後,再見他,就是在神學院了,那時,他已記不得我了,我們已經用完了那個叫緣分的東西。我所做的壹切,都是修心。他只會記得如新生般的神學院生涯。
   那個時候,我也已成仙了吧。
   在神學院裏,可以用我的法力影響他,讓他愛上我嗎?理論上可以,卻沒有實做性,壹點都沒有。(四)
   睜開眼,看著身邊熟睡的她,忍不住親吻下去,她呢喃著回應,手悄悄的環住我,身體起伏地迎向我,真是越做越愛!現在壹分鐘都不想離開她,她的呻吟她的喘息,讓我熱血沸騰。
   天漸漸亮了,我起身準備洗漱,李姐已做好早點了,經過陽臺的時候,不經意看了壹眼天,好奇怪,這天怎麽變成這個顏色了?
   聽他說天變了奇怪顏色的時候,我知道壹切都來了,接我的人已經來了。李姐已經焦慮不安了,進進出出幾次。
   6年了,我和他在壹起6年了,總是想再等等告訴他壹切,開始,現在說壹個字已經來不及了,環視四周,滿屋都是愛。
   不知道等我的是什麽,我已經犯下神學院最惡劣的行為,也許會讓我進入另壹個輪回體系,或草,或木?
   他正刷牙,我從後面抱住她,他反手摟住我,寶貝!起來了?
   我撫摸著他的人魚線,什麽都沒有說。
   他低下頭,悄悄問我,還不夠麽?
   他什麽都不知道!我只來得及再給他壹個擁抱了!
   不想在他面前消失,不想留下太多的疑問給他,李姐已經被帶走了,我可能還有五秒鐘!正好可以讓我離開他的視線。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


削除
我可能還有五秒鐘!
    コメント(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