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9月02日

撐托起一片藍天,也護佑著一方土地

今年6月3號,有幸被朋友邀 約,訪漁璜故里。一路驅車,過了花溪,到了青岩分往黔陶一段,路狹窄了,彎急了,坡也陡了,然而,山也逐漸青翠秀麗了,水也更加碧綠澄澈了。在這樣的路 上,車速自然放慢了許多,也正好可以偷閒,在看准路線方向之餘,一瞥道路兩旁的秀美山水,一品林中彌漫而來的清新、潮濕而又夾雜著草木芬芳的空氣,真正觸 到了大自然的氣息,實在是別有一番美的感受。
沿著崎嶇蜿蜒的小柏油路,過了黔陶鄉,就到了漁璜故里——騎龍裏,一小個壩子,滿種著嫩綠的香蔥,據說這裏是貴陽的香蔥基地,人家戶散住在邊上稍有 些靠山的地方。一條小溪穿過壩子向著遠方流去。小溪邊,十數男男女女有說有笑,剔撿著剛挖來的香蔥,洗乾淨,分成小捆,又彙集起來,送到繁華的都市,給人 們的生活加味添香。
在小溪的東側,壩子的邊上,順山延展下來的略為凸起約有一個足球場大的地盤上,樹木蔥蘢繁茂,青磚黑瓦的屋角隱隱約約,那就是漁璜先生的故居和當年寒窗苦讀的“桐野書屋”了。
在林子和稻田的邊緣,用青石砌邊鋪底而成的一泓山泉,泉水清澈中均勻地透著微微的乳白色,我們去的時候,已經連續下了幾天的雨,再說,今年的雨水又特別充沛,泉水竟有些“渾濁”了,像是有誰把純淨的牛奶倒入其中,更給人一種神秘感。我們用帶去的水瓶一瓶瓶地盛滿了,可無論是市場上最普通的那種小水瓶,還是可供飲水機用的大水桶,都一樣的晶瑩透明,纖塵不染,如品香醇般先嘗一小口,細細回味,甘甜、清純而又回味豐厚,可口爽心。同去的朋友,早就作好了準備,裝了兩大桶。我事先並不知道會有這樣的美遇,空空兩手,可裝不了那清醇甘甜的泉水,頗感遺憾。可轉念一想,下次吧,下次一定帶上幾只桶,拉回來再慢慢暢享那山野中纖塵不染的美味。或者,就把那一份美好的品味,定格在心靈的深處,權當作一筆珍貴的財富吧。
泉的旁邊,樹有一碑,題名“慧泉”,百來個字,大致說,漁璜先生幼時如何愚鈍,被教書先生責罵,一怒之下,跳入這泉中,家人救起,從此聰慧頓悟,才思過人,云云。我並不怎麼相信。古往今來,大凡學有建樹之人,絕非偶然的頓悟,全憑十年寒窗,一生辛勤。
朋友們還沉浸在“慧泉”的品味中。我可是等不及了,獨自一人,順著石塊中凹凸不平長滿青苔約略有些濕滑的小路向上走去。小路的兩旁,古樹參天,藤蔓纏繞,稍小些的,樹杆光滑。大到盈抱的那些樹,是俗話說的“倒皮樹”,樹皮裂成大小長短不等的條,又一條條密密麻麻參差不齊錯落有致地披在樹杆上,上面一端緊粘著樹杆,下麵一端微微向外翹起,一棵棵樹就像一個個披著鎧甲頂天立地的勇士,那鎧甲在細雨的滋潤下熠熠閃著微光;翹首望去,那樹枝舒闊地伸展著,仿佛許多臂膀,撐托起一片藍天,也護佑著一方土地。
再往上走,爬過幾步石梯,就是“桐野書屋遺址”了。古樹遮掩之下數丈見方的一個古宅院遺址,邊上矗立著斷垣頹壁,有的全是青磚砌成,雖歷經三百多 年,牆殘破了,磚卻是完好的,那磚砌成的拱門上,抹白的石灰也不曾掉落;有的在相距數米的磚柱之間,用鵝卵石有規律地一層層砌成,其中半壁的卵石已經掉 落,另一半的還懸立著,更顯出遺址的飽經滄桑;雜草叢生的地面上,零亂地擺放著幾個直徑逾尺的柱礎,從柱礎的尺寸可以推想房屋原來的規模和氣勢。還有四邊 用眾多礅子石砌成的數米高的保坎,足以表明當時主人的財力。在宅院遺址的旁邊,有一個尚未完全發掘出來的古地基,其房屋建築的佈局和普通的貴州民居並無太 大的差別,其中一處,還豎著兩塊分叉的石頭,那是“碓叉”,碓窩已經不在,從碓叉著力處被磨得光滑的程度來看,那碓的使用,不知經歷了幾代人,那其間不知 舂出了多少大米,滋養了不知多少兒女,也定當培養出了不少的人才。再往前走,經過一個小荷花池,就到 “桐野書屋”了,可惜,要收門票,看門的又沒在,鐵將軍把門,想看看裏面的陳設,探尋一點當年漁璜先生學習的情景,也深愧無緣了,但從周邊的綠樹雜草和翠竹來看,那肯定是一個讀書求學陶冶性情的好地方。


同じカテゴリー(記事)の記事画像
剛剛回到屋,我放下書包
同じカテゴリー(記事)の記事
 作出莫大犧牲後才能獲取的 (2015-06-18 12:45)
 剛剛回到屋,我放下書包 (2015-06-01 17:25)
 青春如夕陽一樣 (2014-04-11 16:23)
 現實中有太多的不能觸碰的感情線 (2014-04-07 16:56)
 一轉身,已是零落故交 (2014-03-26 16:57)
 渲染這一季的溫婉柔情 (2014-03-17 18:51)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


削除
撐托起一片藍天,也護佑著一方土地
    コメント(0)